“燕窠硐”游感笔录2005年2月17日农历正月初九

弄潮儿
2005-03-21
“燕窠硐”属望州山脉中系,位于温州市苍南县望里镇南部1公里处。相传有五只白燕在此为巢,故此得名。山中碧湖粼波荡漾,飞瀑密集咆挂,地壳运动形成垒石成群的数处石洞,摩崖石刻无数,风景秀美。山腰“龙泉禅寺”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寺内有一垒石群弯转石洞同山顶“玉虚道观”连为一体,极具特色。

从偶懂事开始就一直在“燕窠硐”不停的来回走动,在“燕窠硐”的碧湖水库边玩水,在“燕窠硐”的山路边捉蚱蠓,摘野草霉。在“龙泉禅寺”的大殿内拜师,在“龙泉禅寺”的门前石廊上吃饭,摘过“龙泉禅寺”的黄花菜,顶过“龙泉禅寺”的香烛,也偷过山里人院里栽种的芙蓉花。那时师太和小和尚都对偶很好,每天在“龙泉禅寺”做法式的人也是多的无法数拟,那时几乎每年都会无数次的往山上跑,回想起来都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直至十年前的一个夜晚,那一天班主任带偶们从望州山顶穿越至“燕窠硐”,由于夜晚在水库边游戏篝火,拿了山民的干柴引火,引发争执,大大出手,便早早辙归湖边旅店。旅店内听到有人落水呼喊救命的声音,赶到时,人已沉入水底。那一夜大伙惊吓,打了一夜通宵的纸牌。第二天当第一缕曙光照耀在山头的时候,就急匆匆的赶下了山。之后就有了一肚子的忌讳,没再去过。直至今天偶才再次踏上这片熟悉的故土“燕窠硐”。

数日来的雨天,今天也不列外,绵延的山岭仍然控制在白雾的轻轻雾纱中朦胧环绕。儿时戏耍的溪流依旧如似游龙一侧唱出悦耳的哗哗声,一路通向峡谷的入口处。

峡谷依旧,谷中陡崖长岭上儿时一坠洒落如丝坠挂的碎瀑群如今却已聚成整瀑,少了份秀气多了份雄伟,气势非凡。瀑身层层相扣,上下相接,前后相融,似同一条细长的白色哈达飘挂于山谷中微微晃动。咆哮的瀑水撞击于秃裸的谷岩萌溢出层层瀑丝,如烟似纱,轻舞飞扬。

“龙泉禅寺”就在半山腰,那条走了N次的Z形石阶山岭依旧还是默默的肩负着游人步路的使命穿梭于幽静的密林一路送君直达“龙泉禅寺”门口,除了寺院在维修,大殿内那条儿时时常进出的垒石群弯转石洞依旧见在,洞内还是略黑,有一段洞顶的叠缝依旧偷偷开裂着抓引光明的衣角,露出迷人的月牙眼,时不时滴落几点雨水。儿时乘凉的数根长石条依旧培同菩萨,排放在洞内古老的方位,纹丝不动。除了一只小狗狗培偶四处乱撞,寺内空无一人,看来今天僧人们是下山办事去了。

相连于洞末出口的“玉虚道观”,阳台上一对石狮,丝雨中如今依然静静蹲坐着交视各自正对的香烛亭,相伴浓浓烟香,神情不移。大堂中道长坐立着目视香客们虔诚的插上缓缓燃烧的香烛,香火依旧还是那样的旺盛。香客们自主的在道观内的厨房下锅做饭,气氛还是如此的浓烈,如此的熟悉。

山坡上如今多了一坐大殿,岭路边的“云燕亭”还是独守相迎往来的路人默默竖立着感悟风雨的包容,韵意出层层沧桑。

十年前让人一夜惊魂的碧湖水库,碧波依旧。如今湖旁山崖顶滋生出无数大小不一的涟瀑群,游雾中一路交杂相融,会入碧湖,汹涌澎湃。水库的泻流依旧还是如此的震耳轰鸣。湖边小贩的商房已经宽敞了很多,除了篝火会的秃石坡,对岸的尼姑庵,今日的水草地均被这片绿水所浅淹,碧波荡漾。

通往望州山顶的石阶小道,“一帆风顺”大石还是竖立于一旁,充当着迎宾少爷,游雾缠身。山道一路延伸绝迹于山系的脉岭如今黄草已经很高很高。

绵绵细雨,漫山游雾,“燕窠硐”还是那么的秀美,那么的难以抗拒。与“燕窠硐”的对话很清晰,个子高了,胡子长了,不知它是否依然认的。儿时的记忆环环相扣,熟悉的景象撞冲着视目的双眼球让人追忆逝去的记忆,浮想连绵。如今,最丢不掉的是昨日的记忆,更丢不了的是今日的从逢。
版权声明: 一起游平台版权声明 侵权联系:邮箱:163828@qq.com
8732200